第920回 丁寒娜的郁闷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的佛系田园第920回 丁寒娜的郁闷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十一月的天,从白天起便一直阴沉沉的,远处隐隐传来轰隆隆的闷雷声,一场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傍晚时分,丁寒娜倚坐窗前,凝望压抑的天空,心情郁闷。

    本想今天离开的,突然一场大雨,把她和解师兄继续留在这里。这地方离镇子很远,没有公车。而他俩前天从镇上打车来的,在附近的山林里找了好久。

    一无所获,昨天打算步行离开,结果遇到江师兄二人。

    当时看着要下雨,江师兄他们邀请她和解师兄一起过来避避雨,顺便见一见她的师叔伯们。

    江师兄透露,赵师叔的身子不大好了。

    赵师叔等人和自己爷爷是曾经的同门,亦是旧识。以前没见过就算了,如今自己在帮对方找女儿,路过门口,她作晚辈的哪有不上门探望一下的道理?

    爷爷不允许她接近江师兄,却没说不许见香江那边的长辈。更何况,听说连唐门的人也会过来。

    有这么多德高望重的长辈在,难道化解不了江师兄带给她的厄运?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唐老一行人来不了了,自己也被困在这栋别院里。别院的附近无人家,她和解师兄也没车,下着雨,步行出入诸多不便。

    自己无所谓,总不能让解师兄陪着自己一起狼狈。

    “想什么呢?怎么不下去跟大家聊聊天?”在她发呆时,解师兄捧着一盘水果进来。

    丁寒娜回头看他一眼,郁闷道:“没什么好聊的。”

    赵师叔的病,她帮不上忙;找赵嘉宝,她真的尽力了;其余师叔伯见了她,在闲聊中总要提及她父母和爷爷曾经意气风发的往事,她听着颇不是滋味。

    得知父母当年有多恩爱,和爷爷多么的父慈子孝,她便越心塞。难怪爷爷不想重返伤心地,听旁人提起过去的事,特别难受。

    尽管她对小时候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别介,”解师兄递给她一只清甜的梨子,安慰道,“既然唐老来不了,咱们明天就走。”

    他已经跟别院的主人家谈过了,对方同意明天送他俩到镇上,再乘车进市区搭火车、飞机啥的。

    “你不找了?”丁寒娜接过梨子啃了一口,讶然道。

    “你能找到什么时候?你想找到什么时候?”解师兄反问她两句,坦然道,“其实大家心里清楚,我们现在找的是一具尸体……”

    因为他的卦象显示,赵嘉宝已经香消玉殒;同时,卦象显示她在这里的未必是活人,有可能是尸体,有可能是一堆混合其它物质的骨灰,或一堆花肥。

    “你别这么说……”他的话引起丁寒娜一阵不适,五官皱成一团。

    “赵老打击这么大,证明他老人家心里也清楚。”想到奄奄一息的赵门主,解君宝深表同情。

    听说前天早上吐血了,被众人硬扛着进医院看了医生。没啥事,情绪激动引起的,吊完一瓶水就跑回来了。

    不过,他要听从大家的话,好好躺在床上歇息,今天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都是同门师兄弟,大家不忍心在这种时候把真相摊开来说或者离开。于是仍聚在一起,坐等他好些了,再尽量劝他回香江等待警方的消息。

    像丁寒娜这种身份的,等于远门亲戚;解师兄是外人,大可不必陪他们一起等。

    “再说,住在这种地方没有网络,怎么活?”解师兄拿起手机折腾一番,依旧找不到网络讯号,不禁长叹,“看这院子不比罗师姐家的差,网络这么差……”

    原本是通网的,但网速差些,还经常掉线。就刚刚断了,电话也打不出去,主人家决定明天到镇上的门店报修,顺便送他俩出去。

    “没有网络,你可以找江师兄他们切磋技艺。”丁寒娜友情建议,“江师兄领悟能力强,在道术上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参考。”

    “那一起吧。”解师兄扬眉,打蛇随棍上,“你不在,他怎肯慷慨解囊,在我面前显露真本事?”

    “肯定是你没诚意。”丁寒娜被他的话逗笑了。

    “或许吧。”见她心情好转,解师兄微微一笑,看看表,“该吃饭了,走吧,别让大家等。”

    大部分是长辈,陪赵老在这儿呆了许久,有的人心情极差,动不动就找晚辈的茬。作晚辈的又不好直接怼回去,听着膈应,这种情况能避免尽量免了吧。

    丁寒娜深有同感,撇撇嘴角,和他一起下楼,回到前院的客厅。

    果然,到了客厅,某位师叔眼皮微抬,瞥她一眼,“小娜,你爷爷最近很忙吗?”

    “是啊。”丁寒娜找个位置坐下,直言不讳,“他在国外有业务,我本来想通知他回来的。结果他没空接我电话,总是一句‘回来再谈’就把电话挂了。”

    这位师叔姓范,身形瘦削,笑时一脸慈祥,板起脸时一脸阴沉,细看有点吓人。除了江师兄,其余的晚辈对他不恭不敬不畏惧,只下意识地绕道而走。

    他能力不大,长辈的架子倒是很足。在门派里无甚威望,最恨门徒们对他不恭不敬,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大家不买他的账。

    难得遇上流落在外的丁家孙女,肯定要摆一威风的。

    “丁师兄离开道宗门多年,越发不把自己人放在眼里了……”范师叔哼道,“像今天这种场合,如果他在,即使唐老不到,大家也不至于六神无主。”

    “范师叔这话说的,我爷爷不在,你们就六神无主了,说得大家很无能似的。其实各位师叔伯这些天不知疲倦地各尽所能,劳心劳力,是我等晚辈的楷模。”

    嗯,怼得好,解君宝一本正经地听着,暗地里给丁姑娘竖大拇指。

    他是外人,不好插嘴。

    而江师兄是内部人士,见范师叔又犯浑了,赶紧打圆场:

    “其实师叔的意思是,如果丁师叔在,大家有了主心骨会更加安心。可丁师叔不是神人,他无法时刻预测我们这边有事发生,来不了也正常。最近这段日子,大家辛苦了,难免有些精神紧张,说话呛了些,丁师妹不要见怪。”

    劝完丁寒娜,又劝铁青着脸的范师叔,

    “范师叔,丁师妹和大家不熟,更不知道大家的脾气。您这样跟她说话,她会以为您在责怪自家长辈,伤了大家的情分。”

    “阿尧说得对,老范,”旁边的一位长辈神情不耐地加入劝说,“收收你这臭脾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显摆他的臭架子。

    最后这句话来不及说完,客厅门口已风风火火地冲进一个人来,惊喜万分地指着门外:

    “师伯,师兄,嘉宝回来了!”

    啊?!客厅的人们一听,惊愕万分,唰地站了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的佛系田园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佛系田园》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佛系田园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佛系田园》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