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雷劈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燃情时速第二百四十七章 雷劈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因为之前老佟是自己开车到机场的,此刻他和施谯谯一块去拿车,施如锦便同计小奇坐在候车区的长椅上等着。

    “刚才跟你打招呼的徐先生,看你们聊了半天,那位是谁呀?”计小奇随口打听了一句。

    施如锦正发着呆,完全没注意到计小奇在跟自己说话,最后还是计小奇在她肩膀上拍了拍:“你怎么了呀?”

    蓦地,施如锦回过神,抱歉地对计小奇笑了笑,道:“有点困了。”

    “那你靠我身上睡一会!”计小奇豪爽地道。

    “没事,现在好多了。”施如锦摇了摇头。

    计小奇显然好奇心不减,又问了一遍:“那位徐先生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从里面出来,你就心事重重。”

    “聊了点我和我妈的事,”施如锦轻叹一声,随即道:“徐叔叔是徐菀的爸爸,认真算起来,他是我远房堂舅。”

    “怪不得我觉得他有点眼熟,不过真没想到,徐先生还是魏阿姨的哥哥。”计小奇理所当然地道。

    施如锦一笑,更正道:“不,是我亲生母亲那边的。”

    计小奇顿了片刻,挽住施如锦胳膊:“我们都能感觉出来,你这段时间压力挺大,网上什么说法都有,不过,这倒让我想起老郭一个段子。”

    “你说说啊?”施如锦道。

    “反正吧,那种在网上或者当着你的面,劝你一定要大度的,躲他远一点,雷劈到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计小奇说这话时,表情居然十分严肃。

    施如锦笑了,拍拍计小奇的胳膊:“这段子吧,以前我只觉得好笑,现在想一想,还真有道理。”

    计小奇看向施如锦:“反正有些事吧,想到就不开心,还不如别想了,过几天带上叔叔阿姨,咱们一块去看房子,老佟说了,你们挑哪幢别墅,我们就选旁边的,回头咱们两家做邻居。”

    “你确定啊?”施如锦这下倒跟计小奇开起了玩笑:“以后你教训老佟,动静要是闹大一点,我们听到他鬼哭狼嚎,到底要不要去邻居家劝架呢!”

    计小奇仰头大笑,好一会停不下来。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公主斗篷的小女孩背着手,走到施如锦和计小奇面前。

    “婷婷,刚才在里面见到你外公和外婆,他们说你跟妈妈去了卫生间,听说是一块去马来西亚过年,那边好玩吗?”施如锦弯下腰问道。

    婷婷还是有些害羞,不过比之前活泼不少,抿着嘴朝施如锦笑了一会,两条小胳膊突然往前一伸,露出了手上拿着的两包糖果。

    “姐姐,这是妈妈让我送给你和这个姐姐的,是新年礼物!”婷婷胳膊伸得直直的,似乎施如锦她们不收下礼物,她的胳膊就不会放下来。

    施如锦索性接过,递给计小奇一包,又把自己手里的打开,一脸惊喜地道:“我最喜欢的榴莲糖哎,是婷婷挑的吗?”

    婷婷一个劲地点头,小脸上的笑容明媚灿烂。

    徐菀也过来了,拉住婷婷的手,对两人笑道:“刚才听我爸说,在机场遇到你们了。”

    “我年前订婚,本来想找徐小姐跟妆,听妍丽的人说,你到总公司开会了,还拿到出国游的奖励,徐小姐真棒!”计小奇说着,往起身旁边让了让,拍拍中间空出的位置,让徐菀抱着女儿坐了。

    “让两位见笑,”徐菀坐下,道:“我都累死了,过年只想在家睡觉,出国也是为了陪老人和孩子,一年到头,带他们到外面散散心。”

    “你这么有孝心,搞得我都没脸回家见我爸妈了!”计小奇笑道,很好奇地摸了摸婷婷头上扎着的花式小辫。

    “接飞机的到了吗?”施如锦问。

    刚才施如锦听徐父说,徐菀的前夫要来接他们一家老小,从徐父的语气里,似乎徐菀和她前夫关系又缓和不少。

    “路上车坏了,还要等一会,”徐菀简单地回道,便岔开话题:“刚才还是婷婷先看到你们,一定要过来,给阿姨们送礼物。”

    “徐小姐,你女儿又乖又可爱!”计小奇老在瞧婷婷,满脸的喜欢。

    “以前是挺乖的,不过换了幼儿园,性格简直大变,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成天话好多哟,老师都说她表现欲特别强,今年幼儿园的新年晚会,我们婷婷还上去当了小主持人,”徐菀说到这儿,还低头问婷婷:“你是不是太有表现欲了!”

    婷婷仰头看着徐菀,笑得十分开心。

    “婷婷好棒!”施如锦鼓励了孩子一句,不免在心里觉得,婷婷性格变得外向活泼,未必只是因为老师教得好,更多是来自于母亲的言传身教。

    如今的徐菀,和施如锦初次与她认识时,完全判若两人,一个自信、对生活满怀希望,又愿意为之努力的母亲,自然会将她身上积极的一面,在潜移默化中传递给孩子。

    “大哥哥,我见过的,我还认识妙妙和凯旋。”婷婷忽地一笑,指向不远处一前一后停着的两辆车。

    施如锦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施谯谯站在后面一辆车尾,正朝她们这边看过来。

    “难为婷婷还记得我家谯谯。”施如锦笑了起来。

    “我老公还没倒时差,一会又要一个多小时的车,辛苦死了,你们聊,我先过去帮他搬行李!”计小奇“噌”地一.,起,打了声招呼,把施如锦的行李车也推上,便急吼吼往老佟那边走去。

    “我也走了,有时间再聊。”施如锦也准备跟上。

    就在这时,跑过去接了行李车的老佟,冲这边吼了一嗓子:“施如锦,你懒成这样,连行李车都让我老婆一个人推!”

    施如锦哭笑不得,嘀咕道:“这家伙献殷勤,还非得找个垫背的!”

    长椅上的徐菀笑了出来,婷婷虽然不明白大人们的意思,也跟着咯咯直乐。

    计小奇拿手推了老佟一把,又跟施如锦解释:“别理他啊,这家伙没休息好,有点暴躁。”

    施如锦摇摇头,索性转头对徐菀道:“你打电话问问婷婷爸爸,要是一时半会来不了,干脆你们跟我们的车一块走,应该能坐得下。”

    “我爸说了,要再等一会。”徐菀说着,看向正坐在另一边等候区的徐父和徐母。

    施如锦没再坚持,朝徐父那边招招手,便准备跟徐菀母女告别。

    没想到,徐菀又抱着女儿跟了上来,似乎还有话要说。

    “你和林显文的事……我在手机上看到了。”徐菀看着施如锦开了口。

    “是吗?”施如锦淡淡一笑,将话锋一转:“没想到吧,咱们还是亲戚。”

    刚才在机场里面,徐父特意把施如锦叫到旁边,跟她说了一件事。

    临出国之前,有自称电视台的人突然找到徐父,说是要做采访,自然是关于林显文的事。徐父便跟人家聊了几句,不过双方后来闹得不欢而散。

    徐父说,“电视台的人”并不在乎真相,而是编好了词,想让徐父照着念,反正就是在替林显文洗白,想把他塑造成年轻时老实忠厚,无辜被人诬陷入狱,最后妻离子散的悲情形象。

    据说这活还不白干,“电视台的人”开价,只要徐父肯出镜,就给他两千块。

    徐父为人耿直,严词拒绝了那帮人,又特意给魏芸打电话,本想要从侧面提醒她,早做些防备,却没料到,魏芸已经知道了林显文的存在。

    通过徐父的口,施如锦听到了一件,她更没想到的事。

    徐父告诉她,魏芸那张《寻觅》直播现场的入场券,根本不是抽到的,而是魏芸到超市,硬是花了500块钱,找抽到奖的人买的,因为她说,得亲自去现场,把真相全揭露出来,不能让林显文得意。

    此刻,施如锦心里隐隐内疚。

    出生于一个充满暴力的原生家庭,施如锦几乎从刚懂事起,就在竭尽全力扮演没有存在感的孩子,只为躲过林显文的拳打脚踢。而跟着施予牧和魏芸生活,虽然暴力的阴霾已除,施如锦却又在尽己所能地要做一个不给大人们添麻烦的孩子。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施如锦甚至以自己的独立和坚强而骄傲,尤其是施予牧过世后,施如锦从求学,到工作乃至生活,没有给魏芸和江启山添任何麻烦。

    但是施如锦终于发现,她未必如自己想像得那么独立坚强,如果没有所有亲人和朋友的支持,施如锦或者已经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中……被吞噬掉了。

    绝不想给魏芸添麻烦的施如锦发现,自己还是让魏芸烦恼了……

    “你打算收留他吗?”徐菀的话,打断了施如锦思绪。

    “不会,那样的人,我绝不允许他进入我的生活。”施如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回道。

    徐菀明显在观察施如锦的神色,眼神闪了闪后,道:“在国外,我爸跟我妈因为那期节目,还吵了一架,我爸心疼你妈妈,对林显文恨之入骨,恨不得这人能立刻回到监狱,才觉得大快人心,我妈心软,倒有点同情林显文,她认为吧,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林显文年轻里犯的错,而且他还坐了那么多年的牢,现在林显文都到风烛残年,你这个做亲生女儿的,一点都不管,还是说不过去。”

    施如锦笑了笑,不知道不是自己多想,似乎徐菀话语里,带了点旁敲侧击的意思。

    “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想多嘴的。”有点刻意的,徐菀还解释了一句。

    “姐,快点啊!”施谯谯已经放好行李,朝施如锦叫了一声。

    施如锦淡定地瞧向徐菀:“我妈死的时候,才二十出头,林显文本来应该以命还命的,但他苟活到现在,老天爷很不公平,我也是我妈亲生女儿,没有以血还血,已经算我善良。”

    徐菀表情有些吃惊,后面的话,明显再说不出了。

    “我先走了!”施如锦拉了拉婷婷的手,转身朝施谯谯那边走去。

    在江家吃了午饭,又到施谯谯房间倒了一会时差,施如锦便和施谯谯一块,来到一间安静的咖啡馆。

    “这么急着要见我?”施如锦一瞧见郑实,便笑着问道。

    郑实很认真地回答:“我们做记者的,除了客观和真实,最看中新闻时效性。”

    “时效性?”施如锦坐到了郑实对面,有些不解。

    “现在你和林显文的新闻热度还在顶峰,等过了时间,受众对这段八卦厌倦了,我再要采访你,未必就有人看了。”郑实回得十分直白。

    施如锦上下瞧瞧郑实:“我很不想……大过年跟朋友绝交。”

    “跟谁绝交?”郑实好奇地问。

    施谯谯在旁边已经笑得前仰后合:“郑哥,我姐被你这话气到了,你都听不出来啊?”

    “我说什么了吗?”郑实还在懵着。

    “算了,”施如锦被郑实这家伙搞得无语了,摆摆手,道:“如果你想采访我那点八卦,我表示拒绝,受众或许还没厌倦,我已经烦透了!”

    “我有可靠消息,最迟明天下午四点,林显文将召开记者招待会,有重要消息宣布,年就要过完,都开始干活了!”郑实盯着施如锦道。

    “郑哥,是什么重要消息?”施谯谯明显来了兴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燃情时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燃情时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燃情时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燃情时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