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梅煮酒为谁斟第五百零九章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石可也不放心,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想尽快带他们回家。

    “咱们一起走吧。”

    张军也想走,但是当耳边的哀嚎声不时响起,他犹豫了。

    “你先回去,等救援的人来了我就走。”

    “怎么救援的人还没有来?”张军焦急的看向医院的方向,他会的只是简单的救助,碰到伤重病号依旧束手无措。

    张军问旁边的李涛,“你同事怎么还没有喊来人?”

    “应该快了吧。”李涛也向城区的方向张望。

    石可:“军子哥,我帮你吧。”

    “不用,你快去找张兵他们,现在到处乱糟糟的,要是他们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张军没事,石可也就放心了,弟妹们在那里还不知是什么情况,石可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又不放心的回头,“军子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张军扬扬下巴,给石可一个笑容,“放心。”

    石可快速的跑出市场,她站在边缘回首,当看到张军忙碌的身影时,他的形象在石可心间更加高大了。

    大姐说了,只要不乱跑,自家买的东西可以随便吃,念念可真是认认真真在吃,当然他也不会吃独食,每打开一包,都会和张兵与俩个姐姐分享。

    石可一身狼狈的回来,倒把安安四人吓一跳,大姐过去这一会儿,咋跟个脏猪似的,一身的泥土不说,连脸上都是黑道子?

    “大姐,你咋的了?”安安担心的问。

    石可给妹妹一个安慰的眼神,“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念念瞬间脑补,大姐摔倒了,然后哭了,不然脸上怎么会黑一道白一道的,抹眼泪抹的呗。

    在念念心里,美食能治愈一切,他急忙递上一根祭灶糖,“大姐,你吃。”

    石可手上都是泥,她张着手给弟弟看,“姐不吃,姐手脏。”

    念念举着糖,往石可嘴边递递,“大姐,我喂你。”

    石可摇摇头,“姐真不吃。”

    不是石可不喜欢吃糖,是她根本没有吃糖的心情。

    “哦。”念念把糖又放回袋子里,石可发现原本买了三十根糖的,现在能剩下十根就不错了。

    算了,只要他们听话,让他们吃吧,大不了一会儿再去买上一份。

    从市场里面跑出来的人经过最初的慌乱,胆子大的看没什么事了,并不是赶紧回家,而是远远的往里面看,甚至有些人还又往回走,还有一些人从远处呼啦啦跑过来。

    终于,好奇心战胜了美食,念念往路中间走了走,看那架势,下一步极有可能跟着大部队跑。

    “念念,你回来!”石可严厉的瞪着弟弟。

    被姐姐看出来了,念念傻笑,“我就看看。”

    时间就是生命,梁利平和韩国栋疯了似的骑着自行车,遇到人多,铃铛按个不停,嘴里还不停的喊:“让开、让开、快让开!”

    工商局大门口不少人在那东张西望,都是被爆炸声惊出来的,韩国栋累得跟条狗似的,只剩下张着嘴大喘气了,好不容易骑到单位门口,他猛的一刹闸,惯性的作用差点把他摔下来。

    韩国栋扔了车子就往院子里跑,“不好了,鞭炮市场发生大爆炸,快告诉局长――”

    这个消息如同一个炸弹瞬间把人炸懵了,等反应过来,纷纷去追韩国栋。

    “老韩,到底咋回事?”

    韩国栋头也不回,“爆炸了,那边爆炸了。”

    刘家辉也听到爆炸声了,但做为局长,单位里的定海神针,他得稳重,不能像其他人那样慌里慌张。

    “哐当!”办公室的门猛的被人推开,韩国栋扑了进来。

    “局长,不好了,爆炸市场发生大爆炸,现场有好多人都受伤了,怎么办啊局长!”

    自恃稳重的刘家辉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要知道,这些市场都属于他们管理,一旦出了事故,责任他们也跑不了。

    刘家辉猛的站起来,“你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

    韩国栋双手住在膝盖上,连喘好几口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仨正收费呢,突然间就爆炸了,然后就是接二连三的爆炸,我们跑出来后看见地上躺着好多人。”

    “李涛和梁利平呢,怎么就你自己回来?”

    “李涛还在那呢,梁利平去医院搬救兵去了。”

    “对,救人。”

    不愧是做领导的,刘家辉心里瞬间有了方案,他强作镇定,拿起话筒开始拨打县长的号码。

    年根了,难得今天没什么事,丁文龙展开一张大众日报正在翻看。

    “叮铃铃……”

    丁文龙头也没抬,熟练的接起电话。

    “你好?”

    “县长,是我,工商局的刘家辉。”

    刘家辉,这个人丁文龙比较熟悉,只是今天的语气显得非常焦急,和他平时的形象有些不符,“刘局长啊,有什么事吗?”

    “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我向您汇报一下。”

    不好的消息,还非常不好的消息,丁文龙皱皱眉,他想不出在和平年代里什么样的消息才能够上非常不好。

    “县长,鞭炮市场发生大爆炸,现在急需医疗部门配合救援,我是来向您求援来了。”

    “什么?!”丁文龙大惊,“现场什么情况,有没有人伤亡?”

    “有没有人死亡不知道,回来的同志说受伤的人不少。”

    丁文龙猛的一拍桌子,“那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想办法去救援。”

    “我这就通知局里所有人到现场,但医疗卫生口不归我们管,还得麻烦您安排。”

    丁文龙急道:“我这就跟县医院对接,你马上去现场,具体情况及时跟我汇报。”

    “是,县长。”

    刘家辉放了电话,对韩国栋说道:“老韩,通知下去,所有工作人员放下手头的工作,马上到爆炸现场集合,参与救援。”

    “好的,局长。”韩国栋答应一声,急忙去下通知。

    丁文龙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工作安排到位后,他点着一只烟,焦躁的在屋内踱步。

    这是什么事!他在任这四年,潞州的发展一直很好,市里的领导对他的工作也十分肯定,不出意外的话,到换届的时候,肯定会往上提一提,没想到,就在这节骨眼上出了这么大的事,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他任期内的一个污点。

    丁文龙狠狠的连吸几口,一整只烟转眼就只剩下一只烟屁股,他把烟屁股狠狠按到烟灰缸里,披上棉袄准备到现场去。

    医院已经接到电话通知,全力做好爆炸事故伤者的抢救工作,接到任务,医院立即展开行动。

    医院距离市场要远很多,梁利平弓着身子,将力量都放在两条腿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医院赶,他骑的特别快,被他掠过的人只感觉到身边吹过一阵风,仔细看时,就只能看到愈来愈远的背影。

    梁利平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已经准备起来,两辆救护车大敞着门,担架、急救包、医疗用品放里面,医护人员迅速到位,第一辆救护车准备就绪。

    梁利平不知道拉着警铃乌拉乌拉和他擦身而过的车就是去鞭炮市场的,他着急啊,恨不能直接把车拦住。

    梁利平把自行车横在一个医生面前,他双手握把,一只脚点地,焦急的对医生喊道:“鞭炮市场发生大爆炸,现场多人受伤,我是工商局的,请求支援!”

    医生忙的手不沾地,就这还嫌慢了,突然横过来一个人,以为是捣乱的,正准备训斥他,当听完他说的话,忙回道:“已经知道了,我们就是准备去那里的。”

    想象远不如直击现场来的让人震撼,当只有在电影电视里才能看见的惨烈出现在刘家辉眼中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和他一起惊呆的还有他的同事们,胆小一点的女同志开始抹眼泪。

    “天哪,大过年的咋会出这种事!”

    刘家辉最先反应过来,吼道:“都站这干嘛,还不快去帮忙――”

    人呼啦啦的往里面走,李涛听到声音,站起来往这边看,当看到同事们后,心中顿时轻松许多,急忙挥手,“这呢,我这这呢。”说完,又对张军说道:“小伙子,救兵来了。”

    刘家辉急于了解情况,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向李涛走来。

    “李涛,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就爆炸的?”

    “当时我都懵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想起来,应该是乱放鞭炮引起的。”

    “胡闹!”刘家辉厉声道:“这里是你们仨负责的片区,平时你们都是怎么管理的,怎么能允许市场内随便放炮!”

    李涛心里委屈,平时局长老是强调要及时足额收取管理费,并没有提过禁止放炮的问题,但局长说的也没错,这里确实是他们仨负责的,现在出了事故,看来他们仨也逃不了干系。

    李涛呐呐的,“局长,我……”

    自出事后,李涛一直在跟着张军救人,虽说张军对他心存不满,但看在他尽心尽力救人的面上,张军还是说了句话,“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救人要紧。”

    刘家辉看向旁边,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是?”刘家辉问李涛。

    “局长,出事后,这小伙子一直带着我救人。”李涛语气骄傲的指着旁边的一些人说道:“他们,都是我们救的,他们的伤不太重,我们能处理,那些重伤号,我们也就帮忙包扎一下,剩下的就只能等医院的人来救了。”

    “还有俩个人,”李涛语气沉重了,“有俩个人已经没救了。”

    “什么?!”刘家辉心里“咯噔”一下,“怎么的,还出人命了?”

    李涛点头,“目前是俩个。”

    完了,事大了。

    刘家辉没有想到会出人命,他以为炮仗爆炸,又不是地雷爆炸,顶多就是炸伤,怎么可能出人命?

    “快带我去看看!”刘家辉急了。

    李涛忙走在前面,“局长,跟我来。”

    “呜拉呜拉……”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医院也来人了。

    张军扶着一个伤者坐到一边,他环顾四周,救援工作有序开展,现在自己在这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还不知道石可和弟弟妹妹们怎么样了,回家了没有?张军走到一边,用残血擦干净手上的血渍,然后快速向市场外跑去。

    石可带着弟弟妹妹们还在外面等着,军子哥不出来,她实在是不放心,但守在军子哥身边,她更担心弟弟妹妹。

    张兵一直想到市场里面看,但石可严令他不许乱跑,正着急的来回张望,一眼看见张军矫健的身影,不禁眼前一亮。

    “可可姐,我大哥,我大哥来了。”

    石可也看见了,对着张军用力挥手,“军子哥――”

    张军跑过来,问道:“你们怎么还没有走?”

    石可随口说道:“等你一起。”

    张军心中暖暖的,他伸出手,想去摸石可的头顶,但手伸出去了,发现石可已经去推自行车了,他很自然的在空中拐了个弯,放到了念念头上说道:“走,咱回家。”

    张家快走两步,接过自行车,说道:“今天吓到了吧?”

    石可心有余悸的点头,“刚开始确实吓到了,还好你没事。”

    张军温柔的看了石可一眼,心说:我怎么会有事,就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

    念念发现发现军子哥这一身比自家大姐还脏的离谱,不光有泥有土,还有几个大窟窿,不禁疑问道:“军子哥,你也摔跤了吗,还把衣服磕破了?”

    张兵也道:“就是啊,大哥,咱妈要看见你把衣裳整成这样,肯定熊你。”

    张军低头揪揪窟窿里的棉花,“没事,是炮崩的,我说,以后你们也尽量别放炮了,太危险。”

    “哦。”念念答应。

    别看念念光顾吃了,他耳朵和眼睛可没闲着,听到了市场里的爆炸声,也看见了受伤的人,知道炮仗的危险性。

    张军的心情很沉重,他不是没有见过死人,但都没有今天让他如此难受,张军很自责,如果在一开始就示警,这场灾难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青梅煮酒为谁斟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梅煮酒为谁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梅煮酒为谁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梅煮酒为谁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