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邙卷 第058章 终究难逃红孩儿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汉大忽悠帝北邙卷 第058章 终究难逃红孩儿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第058章终究难逃红孩儿

    ……………………………………

    一个王闹闹的到来,便让嵩山原本那碗“和气汤”一泻千里,随后,清超粉、拢人心、放何仪,接二连三的事情,黄邵全部知晓,却又始料不及,更加无可奈何。只怕自己这个旅长现在说句话,已远不如赵云与戏志才好使,即使龚都都未必坚决执行。

    黄邵是真的有点被吓着了,碍于军法,只能偷偷的请戏志才喝酒。席间,何止是推心置腹,简直是袒胸露乳,就差剖肝沥胆了。黄邵借着酒劲,向戏志才歌颂着汉少的恩德,并哭诉了自己的难处,恳请戏志才为自己指一条明路。

    老实说,戏志才并没有想过太为难黄邵,因为这个人还是有一定见识的,并且也知道进退。但是嵩山旅牵扯着一个庞大的计划,更直接关乎着刘汉少的安危,戏志才是不容许出现一点差错的,必要之时,恐怕也只能对黄邵下手。

    现在黄邵显然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担任这个旅长,强居此位只怕未必是幸,唯有放权,方可避祸。那么究竟该把权放到什么程度,自己是去当一个团长呢,还是营长?总不能跑去当大头兵吧?所以,这才是黄邵请戏志才喝酒的目的,甚至主动提出了请辞旅长一职。

    想不到黄邵甘做暖宝宝,如此贴心,戏志才很欣慰。若真是杀掉黄邵,无论如何谋划寻机,到最后难免落人口实,于军心不利,于汉少名望更不利。现在他能主动让贤,却是再好不过了。抚摸着刘汉少赠的佩刀,这不仅有汉少赐予的权利,更包含着一份无以为报的信赖。自从这把刀到了戏志才手里,便刀不离身,更养成了一个习惯,想事的时候总会满含深情地摸一摸,就好像一休哥沾着吐沫蹭秃瓢一样。

    “黄旅长,你我都是读书人,原本对那些打打杀杀的武夫之事也不擅长,更感无趣。奈何,世道不好,不得已而为之。可是,世道不会一直这样混乱下去,待过得几年,汉少登上大位,执掌天下,一定会还给百姓一个清平之世。届时,定需大量清官廉吏,一起辅佐治事。咱们嵩山如今也有几万务农百姓,倒是缺少个总揽调度之人,不如黄旅长奏请汉少,领一个嵩山令,一来可以治理咱们嵩山百姓,二来累积从政经验,将来有宜仕途,入可登堂上朝,出可牧守地方,也是一件幸事。”

    这个饼画的好大,黄邵都要流口水了,当然,更多的还是震惊。自打见到刘汉少开始,黄邵就知道这个小娃不简单,但是现在,从戏志才嘴里说出执掌天下的话,而且还说的那么轻松,理所当然,任凭黄邵如何脑洞大开,贫穷还是限制了他的想象。

    不管有没有人相信,直到目前为止,黄邵这些人都还不知道刘汉少的真正身份,因为出北邙之时,戏志才已经下了封口令,任何人不得透露。在一定程度上,这也造成了黄邵等人疑惑与观望,难以收服的一个原因,但是与刘汉少的安危相比,戏志才宁可把困难留给自己。毕竟皇子蓄养私兵,这事要是捅出去,后果实难预料。好比这一次何仪出走,假如他怀恨在心,向朝廷告密,又或者是被生擒活捉,攀咬招供,那么,刘汉少该如何收场?

    黄邵有些发颤地问道:“戏旅参,卑职斗胆,请问汉少……主君来历,不知能否见告?”

    看看人家黄邵这觉悟,旅长对旅参,都用上卑职谦称了。

    事已至此,嵩山旅已十拿九稳,翻不起什么风浪,能够小范围扩散,如实相告,只会更坚其志,死心塌地。于是,戏志才酷酷地说出几个字。

    “大汉皇子,史侯殿下!”

    哦咧个去,张角显灵了……呸呸呸,是祖上冒青烟。这一回,自己可是抱住“龙大腿”了呀,几十年的苦日子总算快熬到头了!赶明儿汉少登基,自己算不算是从龙之功?

    黄邵发呆三秒,“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竟然向着洛阳方向大礼遥拜起来,然后起身,又向着戏志才拱手作揖,口中有点语无伦次地说:“先生厚德,先生高义,先生提携之恩,邵铭记于心……”

    好吧,看样子黄邵也蛮喜欢当官的,只不过先前没到想当官想疯了的份上,可是现在……似乎有点疯了。

    …………

    数日后,黄邵亲自宣布,自己奉汉少之命,卸任嵩山旅旅长,改任“嵩山令”,全权负责嵩山政务,兼任嵩山旅“旅需”,由左副旅长赵云,继任嵩山旅旅长一职。

    刘汉少现在哪有权封官啊?这完全是戏志才自作主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这一回连黄邵都不知道,他这个所谓的嵩山令,其实就是戏志才空耗几天,假装去向汉少请奏,然后自己写了个任命书。咱不是腰里别着汉少佩刀嘛,临机决断,想来汉少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怪罪。

    刘辟心里这个悔哟,当初两个副旅长的位置由着他挑,是他自己害怕失去兵权,才领的右副旅长,可以兼任一个团长。现在黄邵不玩了,轮班到赵云头上,这上哪说理去?当然,以刘辟的心智,不会目光这么短浅,黄邵弃武从文,自己是无论如何不能与赵云相争的,武力与心智都和人家不在一个档次上,能做好一员部将,已是有幸。

    赵云升任旅长,空出来的左副旅长却没有继任,虽然刘辟归心,但是调动太快,恐也难安。所以,这个平时看上去没兵没权的第一副旅长,便被众人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至此,嵩山旅才算彻底完成改编,在戏志才的连番动作下,尽收赵云囊中。

    …………

    嵩山旅完成改编时间不长,戏志才却要匆匆赶回北邙,因为嵩山这边接下来就是整军练兵,戏志才留下来已没多大用处,而北邙山那边却需要这位“狗头军师”坐镇,因为刘汉少就要回宫了。

    十二岁,拜元辰,闯童关。意思就是说,刘汉少这个“衰娃”在老道干爹史子渺的护佑下,终于活成了个人,可以认祖归宗,回自个儿家闹腾去了。括弧,十二岁也是虚的,因为落地就算一岁。

    可能刘小辩生下来没多久,便被抱进了这座史侯府,别管十二岁虚不虚,自从刘汉少接手,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平时不觉得,猛然一下说要搬走,还真有点小留恋。好吧,这是刘汉少又矫情上了。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原本只有杜娘一个人能跟着刘汉少回宫,但是在刘汉少撒娇耍赖、软磨硬泡之下,云大妞她们也都被准许入宫,继续伺候汉少。原本刘汉少还想把燕大娃他们都顺进宫里,当然,只能让他们假装小太监。可是燕十八年纪小,还好说,燕大娃都十六七了,胡茬噌噌往外冒,就算每天偷偷刮胡子,也难保没有露馅的时候啊。于是,只得作罢。不过高大尚、韦光正以及卫士队的兄弟都被刘汉少扣下了,继续驻守史侯府,不用还令南宫。刘汉少说自己在史侯府住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会时常回去看看,到时候在宫外就由高大尚他们护卫,用着顺手。这倒是句实话。

    他们这是要关虎入笼,赶猪进圈啊!一想到就要失去的自由自在的日子,刘汉少便情绪低落,没精打采。但是,有人比他还难过,那就是小红妹妹,任红昌终于没能入宫,成了史侯府的女管家。

    到了还宫的日子,这一天刘汉少早早的被杜娘从被窝里拽出来,开始梳洗打扮,仿佛要出嫁的闺女。不知道出嫁的闺女都是真哭假哭,反正刘汉少是真的想哭。碍于风俗强大的压力,刘汉少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任由杜娘梳了一个正经八百的总角发型,并且在中衣外套上了一个大红抱腹。看着铜镜中,终于变成红孩儿的自己,刘汉少恨恨地想,什么粗话的风俗,就是疯子整出来的俗套!

    云大妞她们已经先行入宫,捯饬好刘汉少之后,杜娘也先走了。刘汉少随着史老道来到史侯府正堂,一来拜谢史老道的护佑、养育之恩,二来就是拜元辰。

    所谓元辰,就是“本命神”,也许它另外一个名字能让人更加耳熟能详一些,就是“元神”。

    只是在“拜拜”的时候,出了一点小状况,刘汉少倒是实心实意想给史老道拜上几拜,但是史老道不敢受;史老道想让刘汉少给本命神拜上几拜,刘汉少就看着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玩意,忽然恶狠狠地质问史老道:“此等小神,受得起本尊一拜乎?”

    开玩笑,再渣也学过知识好多年,刘汉少的膝盖可是很金贵的,要他向这些玩意磕头下跪,他敢把它们变成尿泥。

    史老道一愣神,砸吧着刘汉少话里的味儿。

    老实说,史老道基本上和不会武功的王重阳差不多,那是干嘛嘛不成之后,才被迫当了道士,混口饭吃,自己本身就不信什么鬼啊神的,平时还得装的像那么回事。但是,自从跟随刘汉少之后,他特别乐意把汉少鼓吹成神啊仙的,其目的无非是替汉少忽悠、笼络人心而已。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汉大忽悠帝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汉大忽悠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汉大忽悠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汉大忽悠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