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师兄的剑河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祖地封印十万年后第六十六章 师兄的剑河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那空中来人正是在望冥台上与沙齐麻对战的阎摩铜,好大身躯如同山岳砸在众人心头。

    “沙沙......”,

    这时背后又有声音响起,众人再回头一看,只见从身后冒出了七八个阎罗族人,还有一大群血狼蛛群,杨峻看到已经妖化的江世明和蓝养正,也在其中。

    如今是前有狼后有虎,众人心如死灰,单单这阎摩铜,神将修为,就已经可以轻易碾压众人,更何况身后还有其他阎罗族人和血狼蛛。

    “嘿嘿!”浮在半空中的阎摩铜,看着脚下的猎物,面色惨白,他冷冷说道:

    “人族牲口们,你们这是要往哪去啊?作为牲口,祭祀是你们最荣耀的时刻,踏上祭坛是你们最后的归宿。况且,祭献给冥王,你们将于冥王同在,获得永生,这是多么莫大的荣耀......”

    “荣耀你老母!”

    已经退无可退,罗天成抓起亮银枪,长吸一口气,大吼一声“给我去死!”

    “归燕神飞枪”

    他枪法使出,亮银枪头灵力灌入,染成了深黄色,长枪又下向上刺出,“啪!”一声脆响,速度极快,刺出了音爆声。

    同样是归燕神飞枪,在罗天成手中使出,比罗玉成强太多,如果那罗玉成有他哥哥一半功夫,杨峻怕是杀不死他,反而要死在罗玉成枪下了。

    白百胜也乘机将长刀劈砍了出去,急速如风,他和罗天成是死对头,但搭配起来,却又默契十足,天衣无缝。

    杨峻等剩下三十几人,凡是还能动弹的,均拿起兵刃,齐刷刷向阎摩銅攻去。

    事到如今,左右都是死,以其受辱而死,不如战死,也是死得其所。

    阎摩銅看着向自己本来的刀枪剑戟,大嘴一咧,摇头耻笑道:

    “卑微的牲口,蚍蜉撼大树,总是这般自不量力。”

    他一丈多高的身躯,纹丝不动,灰暗的双手往外一拉,金黄色的灵力迸发,将众修士兵器打飞。巨大的冲击力,让杨峻手中长刀也脱手而飞。

    随后阎摩銅魂魄从背后显现,巨大的魂魄头颅仰天嘶吼,从肋下又探出两臂,四臂挥舞,手掌张开,如同四把巨大的叉子,向四周插去,将罗天成等数人,夹在指缝之中。

    罗天成等人奋力挣脱,均无济于事,被阎摩銅的魂魄夹的动弹不得。

    而杨峻感觉到自己的腰间像是被一道生铁死死箍住,快要断了一般,疼得差点昏过去了。

    “吼!”

    阎摩銅的魂魄,四臂四掌十六指的指缝间夹着十二人,同时大吼一声,一道音波从魂魄口中喷出,将尚在地上的一众修士,连人带马,全部吼飞出去。

    随后将掌中的猎物扔到雪狼蛛群之中,血狼蛛将飞过来的猎物扑倒,吐出蛛丝,捆了起来,驮到背上。

    “唉,牲口就是牲口,如果不是要祭献冥王,我这时候就把你们吃了。人族修士牲口最好吃了,咬下去,咯吱脆,灵力在口中四溢,真是回味无穷。现在让你们活着,真是太可惜!”阎摩銅不无遗憾地摇着头,接着说到:

    “但到最后,你们也还是要死的,因为......”阎摩铜正待要继续说下去,突然间他胸口处出现一点白光,随后白光炸开。

    感觉到胸口剧痛,阎摩铜低头一看,惊骇自己胸口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前后通透的洞口,随后,他眼前一黑,意识全无,便从空中掉落了下来,到死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他。

    阎摩銅本体一死,他的魂魄也刷的一声,如同细沙散落一地,灰灰湮灭。被夹在指缝的众人,从空中纷纷掉落下来。

    众人跌的七荤八素的,摇摇晃晃从地上爬了起来。杨峻杵着一柄剑,艰难站了起来,摇了摇头。

    “咔嚓!咔嚓”

    一声脆响,昏暗的天空,一道剑光陡然出现,如同闪电一般,划开天空中的灰雾。

    剑光枝枝丫丫,火树银花,蜿蜒游走,长达数里,短有十丈,如同游龙,翱翔天际。群龙飞舞,向着远处的血狼蛛群扑了过去。

    “噼里啪啦”,瞬间功夫,连绵几里内的血狼蛛,被剑光扫过,全部死绝,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烧焦气味。

    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际,又有数道短促剑光,如同乳燕回巢,从众人耳畔擦过。

    “嗡~”

    杨峻耳边响起了的短促鸣叫,宝剑颤身。

    剑光擦过耳边时,鬓角一缕头发随之掉了下来。他回头一看,却见身后的阎罗族人胸口纷纷炸开,倒地而死。那已经妖化的江世明和蓝养正胸口也炸了个洞,气绝身亡。

    这时,天空陡然一亮,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从远处的天际处,一位白衣修士踏空而行,徐徐而来。

    身形颀长,一头雪白银亮的头发,用一根枯黄的藤蔓,随意扎在脑后,飘飘然。他每一步落在空中,空气中微波荡漾,如同轻轻踩在水面一般。

    白衣修士举目遥望着城隍山,双眸中有金光吞吐,目光如电。

    只见城隍山上的那座祭坛,血雾翻涌,有一道巨大看不清面庞灰影,在血雾中若隐若现。

    灰影胸膛空荡荡,是一个血雾漩涡,漩涡之中,是一块仿佛牛心一般的心脏,在漩涡之中沉浮,砰砰地跳动。

    随着血狼蛛将活物运上城隍山,投入祭坛血雾之中,那道灰影越发凝练,血雾中的心脏也愈发鲜红。

    围在祭坛四周的祭司脸色坨红,精神高亢,念咒之声又低转高,尖锐异常,高声吟唱着咒语。而趴在四周的阎罗族人,感受到一股威压,死死压在他们的魂魄上,让他们浑身战栗。

    “摩埚摩可耶摩多,婆娑婆妄揭谛罗......”

    “摩埚摩可耶摩多,婆娑婆妄揭谛罗......

    ............

    司魂司灵大司命,司极司常少司空......”

    整个地宫都在回荡着祭司的咒语声,在祭坛上的那道灰影的面庞慢慢清晰起来,三位祭司看着眼前景象,愈发激动,吟唱之声越发急促。

    “司魂司灵大司命,司极司常少司空......”

    已经倒地而死的阎摩銅,蓝养正等人尸首,嘴巴也跟着咒语音律,一张一合,瓮瓮瓮跟着念经。

    咒语越念越急,灰影越来越清晰,祭坛上那颗心脏越来越鲜红,越跳越有力。

    “冥族恭迎老祖归位!”

    “冥族恭迎老祖归位!”

    城隍山上,三位祭司谦卑匍匐,额头触地,祭坛上灰影微闭的眼睑在微微抖动,仿佛下一刻就要睁开。

    白衣修士看着远方景象,眉头微皱,

    “招魂复生咒?冥族?”白衣修士心头有些惊讶,随后随即清朗道了一声:

    “河伯,载吾剑!”

    话音刚落,一阵地动山摇,只见有一道大河,波涛浩渺,从天际奔涌而下,“轰隆隆,哗啦啦”如同银河倾泻,震天动地。

    杨峻等人,目光所及,那大河浪花翻涌,有银鱼成群结队,在河中穿梭,嬉戏游玩,摇头摆尾,四下追逐,灵性十足。

    大河瞬间奔流到了白衣修士身旁,白衣修士,右手伸入河中,掬了一捧水,向上扬去,荧光四射,随后手掌一翻,

    “啪!”

    一条巨大的银鱼跳出水面,在空中一转,变成了一柄银光熠熠长剑,鱼尾剑柄落在他的手中。

    白衣修士持剑,飘然跃上大河之上,凌空肃立于那奔涌潮头之上,望着城隍山上的灰影,持剑行礼,淡淡说道:

    “微山湖黄朝谨,前来拜会冥族老祖!”

    他话音刚落,刹那间,“噼里啪啦!”一阵响声,一条条银鱼从大河中跃出,化成一柄柄明媚长剑,形成一条剑河,如同一条炫目银光,将整个地宫照得通亮。

    在地宫某处,岳师兄和石墩等人,正杀进狼群之中,向着地宫出口方向艰难行进,在他们脚边,横七竖八躺着许多灰狼的尸首。几人此时浑身是伤,已经是筋疲力尽。

    这是,天空一亮,引起众人抬头一看,只见在地宫深处,一道剑河如同银河下碧落,环绕在一位白衣修士身旁。

    “剑河!那是剑河!大师兄来了!”汤师弟高声喊了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祖地封印十万年后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祖地封印十万年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祖地封印十万年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祖地封印十万年后》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