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表弟入仕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寒门仕子第169章 表弟入仕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这一天,又逢休沐日。

    太阳才刚刚爬上了枝头,周氏就很利索地从菜市场上返了回来。

    瞧,她的手上不仅提着大鸡和大鱼,还有一个已经清理干净的只待下锅的猪头。

    嗯?

    居然买这么多的菜!

    柳荃见婆婆提得吃力,忙跑过去接手,嘴里还埋怨着说:“早知道你要买这么多东西,我就跟你一块出去了,你说你呀,一个人提着,那得多沉呀!”

    周氏却是满不在乎,她喜笑吟吟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春生今天要来咱家,你说我这个当姑妈的,怎么能不给他做点好吃的呢?”

    柳荃听得有点哭笑不得,笑道:“春生已经长大了,早已不是小孩子了,还会惦记那口吃的?”

    周氏却是摇摇头,道:“即使他已经长大成人,在我面前依旧还是个小孩子,还是需要大人们的照顾。”顿了顿,她又叹道:“我们周家也只有他这么一支香火了,你说我不疼他还能去疼谁呢?”

    “好了好了,您老就别唠叨了,您说啥都是对的!”柳荃早就习惯了婆婆的性子,一笑了之。

    “……”

    目前,周春生已经来到了京城,并被吏部安排了入仕。

    现在的他,任职于国子监并担任‘学正’一职,官居正九品。更是靠着洛老祭酒的关系,还分了他一处免费的寓舍,现下生活无忧。

    学正是主管纪律的官员,并不参与教授功课,和之前府学里的训导性质上有些类似。至于工作强度,大体和齐誉的行太仆寺相当,算不上忙。

    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芝麻官,却也是带着品阶性质的,属于是编制内雷打不动的铁饭碗。

    周春生对此非常地知足。

    能不知足吗?

    要知道,即使是正榜举人,也不见得就一定能轮候到有品阶的官,更何况,这还是京官。

    周氏在得知后,更是直接烧了一整天的香。

    齐誉并没有像母亲那样兴奋,这事是他求来的,心安理得。

    因此,他很放松,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休沐日嘛,怎么能不睡个大懒觉呢?

    懒懒地爬起床后,他先是洗漱,又囫囵地吃了点早餐,然后就开始转悠起来了。

    走到前院时,却见童延火正对女儿传授着武艺,而小彤也是跟着有板有眼地练习着。最惹人笑的要当属小跟屁虫,他更是直接耍起了木头大刀,似乎正沉浸在自己仗剑行天涯的美梦里。

    到后院时却见,老娘正在灶台处忙活着,大锅里煮着鸡,小锅里炖着鱼,瓦罐里还焖着她那道‘一根柴烧猪头肉’的拿手菜。

    柳荃则是在一旁添柴加火,打着下手。

    齐誉刚想伸手去帮忙,却被娘子给阻了,只听她道:“你就别占用手了,还是到客厅里安心扑等表弟吧。都到这个点了,我估摸着他也快来了。”

    话音甫落,就听前院里突然传来了周春生的声音:“姑妈、表哥、表嫂,我来了!”

    呵,终于到了!

    周氏倏然一喜,连忙放下了手里的笊篱,连腰间的粗布围裙都忘记了扯,就兴致匆匆地走了出去。

    齐誉夫妇紧随其后。

    周春生依旧还是那副老实腼腆的样子,他的变化不大,模样如昔,身体上要比以前结实了一些。

    “哎呀,春生呀,大姑可把你给盼来了。”才一见面,周氏就变得激动起来,她揉了揉发红的眼睛,一脸的真情流露。

    “大姑!”

    周春生也是一脸惊喜,他急忙放下了手里的大包小包,走上前来和姑妈亲近。

    俗话说,他乡遇故之为人生之大喜,更何况是这他乡遇亲人呢?

    对于周春生来说,在这么一座陌生的城市里,能和老家的至亲聚在一起,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弥足珍贵。

    像这种特别的情感,也只有那些常年在外的游子才能真正体会的到。

    周氏端详了一阵儿,又低头看了看他提来的礼物,佯怒样的嗔道:“你说你呀,来大姑家还拿这些东西做甚?你这才来京城,行手动脚的处处都要花钱,不省着点怎么行呢?下次可别这样了……”

    周春生腼腆一笑,道:“那就听大姑的。”

    “嗯……”

    随后,一家人便来到客厅里看茶。

    齐誉也把小彤和齐霄给叫了过来,让他们给表叔见礼,却不料,这俩孩子正迷恋于武把势,在拱拱手做做样子后就立即跑出去了。

    小孩子们天性好玩,周春生自然不会见怪。

    接下来,齐誉就开始问起了老家那边的事。

    周春生一边喝着茶,一边地娓娓道来。

    照他说,老家的人总体上都挺好的。

    先说周大舅,他食肆的生意还算不错,据说,县衙里绝大部分的公宴都由他一人给包办了。

    是他面子变大了吗?

    并不是!

    永川知府庾大人可是打过招呼的,蓝山县的县令自然会揣着明白装糊涂般的照拂一二。

    两位舅母的身子骨还算壮实,没病没灾,唯独常叹的就是周家的人丁单薄,看来难有儿孙绕膝的那一天了。

    在来京城之前,周春生还特地去了一趟柳守业的家里,再之后,又去了一个趟孙大财家。

    据他转述,岳父和岳父都是一如既往的体健,生活上也是安乐无忧,只有妻弟柳锦程天天个无所事事,且越来越厌倦功课学习。在周春生看来,他是变得有些不思进取了。

    令齐誉没有想到的是,姐夫孙大财居然还靠着自己往日的关系发了一笔的小横财。

    这又是咋回事呢?

    据说在去年的年前时,生意受挫的姐夫不辞辛苦来到了永川,通过往昔的一面之缘找到了庾海,并明言说,自己是想寻求一些特别的关照。

    碍于面子,庾大人只得把府衙里采买年货的买卖赏给了他,而他呢,也趁机杀了一把熟,从中小赚了一笔。

    唉,自己又欠庾大人人情了,不过没关系,有情后补着。

    最后,周春生才开始聊起了自己。

    按他的话来说,他非常珍惜这一次的入仕机会,也很满意现在担任的官职。

    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却是给母亲曹氏写了封长信,在告知她具体情况的同时,也让她为自己高兴高兴。

    而后,他感谢了天子的皇恩浩荡,也感谢一番表哥的提携之恩。

    齐誉说,慢慢来,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还需要咱们继续拼搏。

    ……

    在中午坐席时,周氏突然冒出来了一个想法,大体的意思就是,她想让齐誉帮表弟物色一房好媳妇。

    说媒?

    咱没经验呀!

    周氏倒是觉得挺简单的:“咱都是庄户人出身,也没甚高的要求,只要人好就行。当然,若真碰上个有权有势的,那就更好了。”

    “好吧,那我留意一下。”

    周氏觉得,若在老家,春生的婚事可由他的母亲或者大伯做主;如今却在京城,她这当姑妈的就应该去操这份心了。

    周春生闻言窘红了脸,不由得看向了表哥。

    齐誉自嘲般的笑道:“看来,我这个当表哥的不仅要为你的仕途操心,还要为你的婚姻费神呀!”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寒门仕子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寒门仕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寒门仕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寒门仕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