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白吵也要吵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皇兄何故造反?第一百七十章:白吵也要吵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前世的时候,朱祁钰没用过胡椒苏木折俸的法子,是因为他当时地位不稳,需要笼络臣心。

    但是这一世不一样了,拒敌于紫荆关之外,打的也先仓皇而逃,这个功绩虽然不能说是他一个人的。

    不过终归,一应的边境布防计划,都是在他的推动下策划实施的。

    关于这一点,朝臣们,至少是在三品以上的官员心中,是心知肚明的。

    在这次的大战当中,朱祁钰充分展现了一个能够听言纳谏,善于明断,在关键时刻能够做出正确决定的君主形象。

    这和前世事事处处都要倚重于谦来谋划决断的情况,大有不同。

    具体地说,就是在朝臣们,乃至天下人的心中。

    真正是他这个天子,带着整个大明从危难的局面当中走了出来。

    换而言之,整个战争的走向,是在他的指挥下完成的,而不是像前世一样,他只是一个垂拱而治,给予底下大臣们全力支持的角色。

    至于于谦,既然没有所谓的京师保卫战,那么负责京师布防的他,自然也就没有前世那样的力挽天倾之功。

    如今于谦的主要功劳,一是参与谋划制定了边防计划,二是保证了边境大军的稳固供应。

    然而前者,朝廷参与的大臣有不少,最终做决定的,是朱祁钰本人。

    至于后者,则是他作为兵部尚书的职责。

    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大战,于谦固然有功。

    但是细论起来,功劳甚至比不上在前线督战,当机立断的王文和直接指挥击退也先大军的总兵官任礼。

    如今的他,再不是前世的一纸令谕,千里边将莫敢不从的于少保。

    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六部尚书。

    这次大战,只是让他和沈翼这两个刚刚被提拔的尚书,真正向朝臣证明,自己有位列七卿的实力,能够在朝中真正站稳脚跟而已。

    历史,在这一刻,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既然情形已经和前世大不相同,那么胡椒苏木折俸的法子,用用倒也无妨。

    朱祁钰心里有本帐。

    虽然只是在京的文武官员折俸,但是这批人当中,包含了整个高级勋戚集团。

    朝廷现在的俸禄支出当中,各级地方官及在京文臣,虽然数量多,但是高品级的并不多,加起来大约才能占到俸禄支出的三分之一左右。

    剩下的三分之二当中,一半是各级勋戚的俸禄,一半则是宗室诸王的俸禄。

    现如今大明传承的时间还不够长,宗室诸王的人数不多,但是其对于财政的影响,已经逐渐显现。

    待这个年过完,也该将宗室的问题提上日程,不过当下还得再缓一缓……

    大殿当中,朱祁钰知道自己提出的问题不好回答,也没有催着沈翼,反倒是自己的思绪飘了出去。

    君臣两个,就这么坐在殿中,各自拧着眉头沉思。

    直到半炷香之后,沈翼才迟疑着开口道。

    “皇上,臣计算过,若行胡椒苏木折俸之法,朝廷近半年之内,则可以节省近百万两,待明年秋粮征收上来,朝廷可解燃眉之急,便可停用了。”

    得,这就是说没有其他的法子了。

    朱祁钰叹了口气,道。

    “既然如此,户部拟个奏疏,上廷议吧!”

    这种涉及群臣的大事,惯常是要吵一架的。

    当然,结局肯定是户部赢。

    因为不管你怎么吵,户部就两个字,没钱,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朱祁钰已经能够预见到户部提出这个法子之后,早朝上会发生什么场景了……

    户部:“国库没钱了,这半年的俸禄,就发胡椒苏木。”

    一号御史:“户部把持天下税收,竟然沦落到要克扣朝臣俸禄,你失职。”

    户部:“你行你来,反正没钱了。”

    二号御史:“没钱了户部可以合理调配,节省开支,干嘛一定要用胡椒苏木折俸呢?”

    户部:“你说得对,这不是调配着呢,胡椒苏木就挺好,能省上百万两呢。”

    三号御史:“大臣们十年寒窗苦读,就靠那点微薄俸禄过活,你们怎么忍心克扣俸禄,让这些底层官员怎么活?”

    户部:“再说胡椒苏木挺贵的,能卖不少钱,再说就半年,大家撑一撑。”

    四号御史:“呜呜呜,朝廷官员太难当了,户部简直是要底层官员的命啊”

    户部:“呜呜呜,户部尚书太难当了,陛下你换人吧!这几个御史就挺好……”

    反正不管你是恐吓,规劝,卖惨,卖萌(划掉),我就坚守俩字,没钱,任你说破大天去,也没法子。

    沈翼虽然是新晋的尚书,但是在这次大战当中,和兵部出色的配合,也在朝中渐渐树立起了威望。

    所以这件事情,吵是要吵一通的,但是只要皇帝这边没什么意见,那么结果就是注定的。

    既然如此,朱祁钰也就不在这上头费心思了,索性就不为难沈老头了。

    人家连自己人都坑,可见是真的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沈翼如蒙大赦的行了个礼,然后就退了出去。

    朱祁钰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心中叹了口气。

    这老头哪里是没办法,是不肯说而已。

    朝廷要削减开支,有的是办法,就算是他摸准了自己的心思,知道军费不容易削减。

    但是其他的地方总是可以动一动的。

    短期来说,宗室这边,占到了相当一部分的支出,国库每年收上来的税收,有相当一部分要归于内承运库,供宫廷使用。

    但是这两处,都太过敏感,一个弄不好,就容易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沈翼宁愿触朝臣的眉头,提出胡椒苏木折俸的法子,也不肯沾染这些事情。

    至于长期来说,止兵息战,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这都是老调重弹,虽然陈旧,但是好用。

    百姓们的生产能力是很强的。

    只要朝廷不乱加派徭役,征发民夫,地方官好好治理,约束好地方豪强,不大肆欺压百姓,让他们有一个安稳的环境好好种地,那么百姓们自然会多生孩子多种地。

    人口多了,朝廷能够征收的丁口税就多了,百姓能够安心种地,那么每年的田赋就能足额缴纳。

    如此有个五年,朝廷亏损的元气就能补回来,有个十年,就能重新出现一个盛世。

    要知道,前世的时候,朱祁钰主政的那几年,几乎没有平顺的年景。

    水灾,蝗灾,雪灾,旱灾,接踵而来。

    几乎每年,他都要免去好几个地方的税赋,但是即便如此,那七八年的时间,朝廷的元气还是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即便是后来南宫复辟之后,朱祁镇又折腾了七八年,但是终归没有大的战争,朝廷的整个财政状况,在逐渐好转当中。

    如此十几年下来,等他那个侄子上位的时候,才有底气喊出“犁庭扫穴”的口号。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轻徭薄赋,与民休息这八个字,听起来简简单单。

    然而其中涉及到吏治,土地,税收,徭役等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想要平衡起来,本身就十分艰难。

    何况,这是一个长期的事情,对于现在朝廷急需用银的局面来说,很难起到什么助力的作用。

    所以想要充裕国库,只怕还要从其他方面来着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皇兄何故造反?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皇兄何故造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皇兄何故造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兄何故造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