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怎么又是季司温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和植物人前夫的二胎计划154 怎么又是季司温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季司温忍不住看了秦以渭一眼。

    这段时间,为了研制药物,她忙得焦头烂额,几乎日夜颠倒。

    整个人看起来也憔悴了不少。

    秦以渭的伤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精神也好了些。

    全然不似在佛罗里达的时候那样虚弱。

    大概是因为现在用不到她来照顾了吧,所以对她的电话也都视而不见。

    她明明回国以后给他打过三四个电话,是他没有接,怎么现在就是完全没有联系了?

    大概是想在未婚妻面前表一下忠心吧。

    季司温轻浅勾唇,“我和秦总当然没什么联系,姚小姐放心就是。”

    “但是我还是要警告姚小姐,”她的目光骤然变得冰冷,“下次发疯可以,离我的实验室远一点!”

    她冷冷地扫了姚婉茹一眼,“我就不打扰姚小姐和秦总了。”

    说完,她就直接抱着那只小白鼠往外走!

    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秦以渭一眼!

    她从秦以渭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秦以渭又闻到了她头发上那股熟悉的浅浅的香味。

    比之前在佛罗里达的时候,她用许归宴的洗发水留下来的香味要好闻许多。

    秦以渭盯着她看。

    但她却一次也没有回头。

    “以渭哥哥~”知道秦以渭和季司温没有联系,姚婉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你看季司温,她也太拽了吧,有什么了不起的啊,难道盛安离了她就不转了吗?以渭哥哥,她居然敢对你这么不尊敬,你也不生气吗?”她撅起嘴来,“哥哥脾气好,我可是忍不了,哥哥是我的未婚夫,她这样对哥哥凶巴巴的,我可不想饶过她!”

    秦以渭淡淡敛眸,“你忍不了,那你就自己去处理吧,我不管。”

    反正姚婉茹在季司温那里,可是从来没讨到过什么好处。

    要是季司温能把姚婉茹直接打死,他还要给季司温寄个锦旗呢!

    “以渭哥哥!”姚婉茹跺了跺脚,又要追上去。

    但秦以渭的步子迈得很大,完全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一直走到大门口,他才停了下来。

    姚婉茹气喘吁吁道:“以渭哥哥,你是要和我一起回家吗?”

    “我要提醒你,盛安离了季司温能不能转我不知道,但离了你肯定会转的更好。”

    秦以渭的眸光冰冷,看向保安,“记住这个女人的脸,下次再让她跑进来,我直接扣光你一整年的工资。”

    “是,秦总!”保安立马点头。

    秦以渭站在大厅,往楼上看了一眼。

    季司温那个女人,果然足够冷血。

    明明知道他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伤还没好,但是这么长时间了,居然完全没有过问一句。

    他主动来了盛安,她也是爱答不理的样子。

    秦以渭一咬牙,径直转身离开!

    他一边开车,一边给丁有北打了个电话。

    “让你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丁有北道:“秦总,您放心,严家的股票今天又跌停了,估计再过几天,他们家就不得不破产退市了!”

    “嗯,”秦以渭冷冷应了一声,“那老头子不是觉得他打拼了一辈子,就是儿子不争气,没法继承他的家产吗?我就帮帮他!”

    严家没有了家产,严青山也就不必考虑严恒昊的能力无法继承,不得不找一个贤能一点的老婆这件事了!

    丁有北自然知道秦以渭话中的意思,严家要不是把主意打到季司温的头上,现在也不会遭此横祸了!

    他忍不住道:“秦总,您真的太帅了!我要是季医生啊,肯定现在都爱惨您了!”

    想想,还有什么比一个冷情的总裁为了你发怒,甚至要让一个家族破产,还让人觉得热血沸腾的!

    但秦以渭却忽然握紧了方向盘,手上青筋毕露。

    他微微咬牙,“和她有什么关系。”

    秦以渭既然出手了,严家就完全没有了喘息的机会。

    严家虽然没落,但以前也是煊赫过的,所以严青山到现在还觉得,在帝都,他也是说得上话,算得上是个人物的。

    但秦家的大手压过来,他才知道什么叫做降维打击。

    在秦家的攻势面前,他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秦以渭捏死他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最重要的是,整个帝都到现在还没多少人发觉秦家是在故意和严家过不去,都以为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资产并购,商业活动罢了。

    严恒昊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他约了季司温见面。

    凝血药物已经研制出来,她给新的小白鼠用了药,嘱咐其他的科研人员一定要看好小白鼠,然后才去赴约。

    严青山找了一个私房菜馆,这边实行会员制,普通人根本进不来。

    所以这边从大堂到包间都是很安静的。

    但因为上次严恒昊的事情,季司温把这个私房菜馆周边的环境都查清楚了,才去赴约。

    不过几天没见,严青山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看起来好像老了十岁。

    “严总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季司温坐在对面。

    严青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褶子更明显了。

    季司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一向养尊处优的严总忽然一夜衰老。

    “上次和季医生你说的投资的事情,只怕是要缓一缓了。”他道。

    季司温抿唇点头,“没事,这个都看严总的安排。”

    反正有了ciya的数据,秦以渭最近虽然和她吵架但是也没有克扣DG29的项目资金,她现在并没有那么缺钱。

    “也可能不是缓一缓,是直接要取消了,”严青山抬头,“我不妨和季医生说实话吧,我们严家可能都要破产了,因为秦总……”

    他摇头笑了笑,“其实我真的很欣赏季医生的项目,也很想为您投资,但是……”

    他欲言又止,半天才道:“实在是力不从心,秦总想要做的事情,别人是无法阻止的。”

    此刻的严青山,看起来十分可怜。

    而就在这时候,秦以渭也接到了丁有北的电话。

    “秦总,季司温……”

    他刚开口,就被秦以渭打断。

    “怎么又是季司温。”

    最近这个名字,在丁有北的口中出现次数未免过多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和植物人前夫的二胎计划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和植物人前夫的二胎计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和植物人前夫的二胎计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和植物人前夫的二胎计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