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 回 雁翎降守西关 钟佩身羁北寨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奇侠传第 七 回 雁翎降守西关 钟佩身羁北寨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词曰:

    边寨守城自发,征尘染透黄沙。山河此日属谁家,为甚强分高下?

    二月河滨杨柳,三秋篱下黄花。光阴回首去无涯,争弱争强虚话。

    闲话少说,话说那钟佩见林中跳出两只猛虎来扑他,他大叫一声,带转马头就跑,口中叫道:“虎来了!”那四个侍卫见说虎来了,便人人掣出兵器。正欲放箭.只见那两个老虎,口吐人言,大叫:“不要放箭!我不是老虎,是本山猎户!”钟佩等方才放心,众人走将过来。猎户道:“你们是那里来的,敢走这条路?此处老虎极多,时常伤人,如何走得?”手下人道:“我们是京里出来的,不识路途,望你指引指引。”猎户道:“你们京里出来的,可晓得钟御史老爷好么?”手下人道:“我们正是随钟爷出来的,方才马上的便是钟爷,你认得么?”那猎户听了,忙跑向马前跪下道:“恩爷在上,小的叩头!”原来那两个猎户是红光的儿子,叫红元彪、红元豹。因刁发抢他妹子,亏了钟佩、雁翎,一场官司赢了刁发。恐刁发报他仇,他就搬到这里打猎为生,却好遇见。两下说了备细,钟佩大喜。红氏弟兄就请钟爷等一行人马到家安歇。叫父母、妹子出来叩见,烧起开水,煮好腌腊野味,款待众人。众人歇了一会,收拾要行,红氏弟兄再三相留,钟佩不肯,红元豹只得引路,送了一程,指明路径,方才各别,钟佩去了。正是:行了春风望夏雨,人生何处不相逢。

    不说钟佩在路行程,且说雁翎领了三万人马,浩浩荡荡,往关西进发,一路上军令严明,百姓们秋毫无犯。在路行程两月有余,那日到了西隘关口。有守关总兵刁龙,正与偏将在府商议大计,忽见蓝旗小校报:“朝内差镇西提督雁翎,领了三万人马前来平西,有文凭,家信在此。请令定夺。”

    刁龙看看文凭,随即点鼓升堂,披挂齐整,率领大小偏将前来迎接雁翎。雁翎一同来至关内,三声炮响,扎下营盘。雁翎下令:“大小儿郎休养三日,然后出兵。”当日刁龙就在帅府款待雁翎。饮酒中间,雁翎问道:“将军可曾会过几阵?”刁龙道:“也见了两阵,怎奈末将那里兵微将寡,难以取胜。令兵守关,未曾深入。今老都督驾临,乃末将之幸也。”问答了一会,当晚安歇不表。

    次日,早有探马报入西羌大寨去了。那西羌王驾下有一位元帅,叫做碧宝康,智勇双全,有万夫不当之勇。手下有一位先锋,名唤阿么花,又有四员大将:张保、王青、哈呔、哼都,皆有万夫不当之勇,遂带了十万羌兵叫关,下寨反攻。雁翎道:“二国相安已久,为何兴兵犯界?是何原故?”碧宝康道:“南朝天下,人人可得,怎么我犯不来耶?”雁翎大怒道:“谁与咱擒来?”章清纵马摇枪,直奔过来。这西羌营里先锋阿么花大喝一声:“休冲吾阵!”拍马抡刀,便来接战。两马相交,双兵共举,只见刀分万道寒光,枪起千条冷电,战了多时,正逢对手。章清卖了个破绽,按一枪诈败而走,阿么花不舍,纵马舞刀赶将下来。章清扭项回头,见他赶得近来,遂扣丝环,挂下长枪,飞鱼袋内拈弓,豹皮囊中取箭,暗放了一箭射来。正是: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阿么花叫声:“不好!”忙将身一闪,闪不及了,正射中左臂,舞不动大刀,败将下来。章清不舍,带回马赶路下来。雁翎见章清得胜.把大刀一挥,大小三军呐喊,大队人马一齐赶来,正如泰山压卵一般,羌兵扎不住阵脚,冲动老营,一齐败将下来。雁翎追赶五十余里,抢得军马器械、辎重粮草不计其数。羌兵退乌猿谷去了,雁翎方才收兵,下岭边谷口看了路径,下令就在谷口安营。扎驻已毕,着人到关捷报刁龙去了。

    不一时,章清忽入内禀道:“元帅在上,末将方才上岭,遥望番兵在那里人来马去,旗幡乱走。此地路杂,须防他劫寨,元帅不可不虑。”雁翎道:“将军言之有理。”遂点齐人马,黄昏之后造饭,一更进帐听令,众路答应。当 晚,雁翎令章清领三千人马去抄番营之后,“听连珠炮响,便去攻他老营,烧彼粮草,然后断他归路,本帅就来接应。”

    令王平德领三千人马在左边埋伏,赵伦领三千人马右边埋伏,马如领三千弓弩手在乌猿谷口左右埋伏接应,“四路人马,只听连珠炮响,便一齐杀出,违令者斩!”众将得令去了。

    当晚三更时分,果然碧宝康领一万羌兵为两队,令哈呔当先,张保、王青第二队,碧宝康自与哼都断后,令阿么花守营,一齐杀奔汉寨而来。哈呔奋勇当先,冲开七重鹿角,来到中军,四面一望,皆是空营,情知中什,往后忙退。忽听得一声炮响,汉兵大队赶来。雁翎大喝一声:“往那里走!”哈呔提板斧接战,三五回合,败下去了。雁翎道:“那里去,留下头来!”招动大刀,四面围将上来。哈呔回头,却遇张保、王青,合兵一处,且战且走。正走之间,一声炮响,左边王平德、右边赵伦杀来,四面围住羌兵,犹如砍瓜切菜,十分危急。哈呔战住赵伦,王青、张保双敌王平德。幸得碧宝康和哼都领生力军冲进重围,五人一齐上来战赵伦、王平德。那碧宝康使两柄铜锤当不得,赵伦敌不住。正在慌忙,忽见雁翎冲进重围,大叫一声.便来接战碧宝康。

    赵伦战哈呔、哼都,王平德战王青、张保,八个人绞在一团。王青见主将不能取胜,便来夹战雁翎。战了三十回合,那雁翎大喝一声,一刀劈向王青脸上,躲闪不及,死于马下。碧宝康吃了一惊,无心恋战,败下去了。众人见主将失机,一齐败走。雁翎大队赶来,按下不表。

    且言章清领兵埋伏,听连珠炮响,已知交战,他领三千人马呐喊,冲进老营,在粮草里面放起火来,好不利害。阿么花见后营火起,叫声不好,忙忙提刀上马奔将来,正遇章清,二人接战。那阿么花是伤过箭的,抵敌不住.败回落雁关去了。章清也不追赶,便来接应大军。正向前走,却遇碧宝康领兵败将下来,章清大喝一声:“往那里走!”拈枪就刺。碧宝康使锤来迎,战了二十合,不敢久战,夺路而走。

    章清追赶一阵,可怜一万羌兵,只剩了三千败卒。雁翎、章清合兵一处,心中大喜.便叫赵伦、章清忙去接应马如,在谷口要捉碧宝康,不可有误。二人领命去了。

    那碧宝康领哼都、哈呔、张保败进谷口,只有二千羌兵,哈呔与张保当先开路。正走之间,只听得一声梆子响,斜刺里涌出马如,带领弓弩手一冲,羌兵分为两段。马如舞枪挡住去路,哈呔、张保奋勇夺路而走,只剩得几骑。回头一看,见马如挡住主将,才要回救,不防赵伦、章清两将齐出,哈呔、张保只得迎敌,杀在一处。背后碧宝康和哼都见兵冲两段,夺路而走。不防马如将三千弓弩左右排开,箭势如飞蝗急雨,西羌兵射死大半,不能前进。哼都大喝:“碧宝康当先,我当断后!”哼都奋勇当先,舞动双刀,向前砍路。马如大喝一声:“往那里走!”拦住去路。二人正战,碧宝康催动神驹,抬起双锤.大叫道:“先锋莫慌,我来也!”马如见碧宝康凶勇,把马一退,吩咐放箭,两边尽力射来。可怜二千兵,只逃去三百。那碧宝康、哼都身中数箭,拼死夺路去了。

    正走之间,见前面有军兵厮杀,冲入重围,乃是哈呔、张保被章清、赵伦围住,正在危急,碧宝康大叫一声:“二将休惊,本帅来也!”章、赵二将见了碧宝康,便抛了哈呔、张保,来战碧宝康。碧宝康使动双锤,苦战了二十台,无心恋战,拨一锤冲出去了,只剩了数十骑落荒而走。这里章清、赵伦,马如、王平德四将合兵一处,只不见了元帅,大家心慌。章清道:“三位将军扎住谷口,待我去探了。”章清领本部人马找寻去了,不表。

    且言碧宝康和哈呔、张保、哼都三将,只剩了百骑残兵,杀了一夜,只战得胆裂心寒,投小路奔落雁关而去。走了十数里路,早已巳牌时分,兵士们肚饥身困,行走不动,只得到村庄要些粮米,埋锅造饭。才一熟了,只听得一声炮响,雁翎大队杀来。碧宝康吃了一惊,只得亲自迎敌,带领三将一齐夺路。正遇雁翎匹马单刀,大喝道:“往那里走!本帅已取落雁关多时了!”碧宝康听了,无心恋战,杀条血路去了。哼都被雁翎一刀砍下马头,乱军捉住,单走了碧宝康、哈呔、张保三个。雁翎也不追赶,领兵回关。忽见一将拦路,乃是章清。章清问及取关之事,雁翎道:“本帅见他谷中遭困,遂领兵到他关口,诈称碧宝康败回,诈开关门,取了关内。阿么花并守将都逃去了。”章清道:“元帅神机,末将敬服!”雁翎会齐众将,入了落雁关,使人捷报刁龙不表。

    再言碧宝康等败走十里,遇见阿么花并守关众将,回都取救不表。

    且言刁龙见雁翎连日大胜,外面假来犒赏军士,心中妒忌,便道:“元帅既得落雁关,须把守口子,待我申奏朝廷,一者天寒,二者等圣旨是何道理,再进不迟。”雁翎自此苦守西边不表。

    且言钟佩在路行了五个月方到长城。见了胡申,住了三日,便到那十八国去议和修好。看官,那十八国非比中华,人稀路窄,两个月走一国,也要三载功夫。那钟佩自腊月走到长城,已是三春,遂到那十八国去了。正是:万里凤尘长作客,不知何日返家园。

    要知后事如问,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明奇侠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