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钟林云问罪充军 红元豹半途相救诗日:



www.wenxue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奇侠传第十九回 钟林云问罪充军 红元豹半途相救诗日:
(女生文学 www.wenxuem.com)        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殿前月轮高。

    平阳歌舞承新宠,帘外春寒赐锦袍。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说罢云文、刁虎将山玉扭到府前,天方大亮,投进刁、云两家名帖。那知府姓元名正,乃是云太师的门生,一见了名帖,怎敢怠慢?忙叫家人请二位少爷入内。二人步进三堂,见礼已毕,茶罢三巡,云文呈上状词。元知府接来一看,吃了一惊,道:“有这等事!”忙命升堂。又道:“二位世台请便,待卑职严究便了。”二人告退。元知府一面委宛平县前去相尸,一面传齐三班、点齐左右升堂已毕,先带原告家属并见证,问了备细,然后叫带凶手钟山玉听审。

    那山玉来到丹墀,口叫冤枉,双膝跪下。元知府定睛一看,见山玉年纪不上二十,唇红齿白,一表非凡,不像个杀人模样,心中有些疑惑,便问道:“你这小小年纪,为何黑夜杀人?还是有仇,还是无故?从实招来,免受刑罚。”山玉爬了一步,口中禀道:“大公祖在上,容难生细禀:难生世代书香,颇知法律,怎敢杀人?只因难生为父出边廷,代皇上修造万里长城,多年无信,是以难生到京讨信,蒙云老伯母相留,未曾回去。昨日因是清明节令,蒙砚兄请到桃花店踱青,又遇刁公子邀在他庄上饮酒留宿,妓女陪酒。生因酒困,在外看月,就在外边隐几而卧。睡梦之中,猛听得一声响,难生惊醒,入房去看,不想看见一人已经杀死在地,旁有钢刀一口,不知何人所杀。看见喊起声来,云文兄误认是难生所杀,遂扭至公祖台前。难生与死者相隔万千里,并无半面之交,又无仇怨,焉肯失手杀人,致干法纪?求老公祖笔下超生,明鉴万里。”那大守听了这片口供,句句入情,言之有理,便道:“下去。妓女上来。”那妓女爬上一步。元知府问道:“昨日人是那个杀的?只有你在房中,必知就里,快快招来,免受刑罚。”那妓女从头至尾说了一遍,与钟生口供无二。知府又问道:“莫非你爱上钟生,你二人因奸斗殴,杀死人命,代他隐瞒么?”妓女道:“小妇人烟花人物,人人都可从,岂分厚薄,敢欺王法?求大老爷详察。”

    知府正要动问,忽见宛平县相了尸前来申详。知府看了详文,便道:“待本府亲自相验一番,便知明白。”送叫衙役将一干人犯收监,打道前去相尸。消息传将出去,入人道怪,个个称奇,纷纷议论。这钟府老家人钟安好不惊慌,慌忙回庄报与云太太去了,且不表。

    单言元知府打道奔桃花店而来,不一时到了刁府的庄子.刁虎同云文远远前来迎接,接入中堂.见礼已毕,茶罢三巡,元太守起身,亲自入门一着,只见尸首倒在门里,背朝天,脸着地,脑后一刀,深有三寸,鲜血淋淋,旁边朴刀一口,房中一切摆设,俱没有打动,不像斗殴的形迹。周围细细一看,只见地下有灰尘的脚迹;依着脚迹一看看到房门背后有一双大脚的印子,却像双脚并站的模样,却一步―步到尸边。元知府道:“好奇怪!这分明暗中智杀的形迹。”

    遂拿笔画了影迹,走将出来,坐在公案上。云文上前打了一躬道:“先兄的冤枉.要求老父台申冤。”元知府道:“世兄这件事,据本府看来,事有蹊跷。观此形迹,同钟山玉和那妓女的口供,不像是钟山玉杀的,必定另有凶手。”云文听了道:“若不是钟山玉杀的,难道我杀的嫡亲哥哥,图赖他不成?”知府道:“黑夜之中,事多讹错,人命重情,岂能轻轻便认了?尚容本府回去审明奉复便了。”正是:只道人情能陷害,谁知王法不容情。

    云文见元知府口角顶真,遂请刁虎来商议,封了五百两银子,候知府起身,他悄悄的送上道:“些须菲仪,作为纸笔之费,事毕之后,等家父回来,少不得还要奉谢。”元知府见了,明知其中有故,只得收了,笑道:“领教,领教”遂一拱而别,上轿去了。

    云文又见元知府去了。回到草堂,同刁虎议道:“我看老元耿头耿脑的有些真情,倘若家出真情,如何是好?倒不可不虑。”刁虎道:“不要慌,且看他明日如何定案。好不好我明日到刑部大堂张老伯那里去说个人情,那时亲提严审,看他如何。”云文大喜道:“如此甚妙。”谈谈说说,云文告别回家。刁虎与包成商议,着人到府前打听。正是:任君使尽千般计,到底难坑有福人。

    不言刁虎二人定计要害山玉的性命。单表钟府的老家人,见了这一出段儿,唬得他悲悲苦苦,战战兢兢,慌慌忙忙跑到云府后堂,喘在一团,哭在一处,连话也说不出来。

    云太大见了这般光景,吃了一惊道:“你们去祭孤,就去了一夜,使老身悬望,今日回来,为何这般光景?快快说来。”那钟安一头喘一头哭道;“老太太,有---有有所不知,我---家相公弄---弄出祸来了!如---如---如今坐在那---那---哪顺天府牢里!”太太道:“ 怎怎么讲?”钟安道:“坐---坐---坐在牢---牢---里呢!”那云老夫人一听此言,吃了一惊。正是:魂飞楚岫三千里,魄绕巫山十二峰。

    云太太听见钟公子坐在顺天府牢里,忙问为何事,钟安就把昨日出门,如何看花,如何吃酒,如何遇见刁虎,如何被他请去,如何到庄上,如何妓女唱曲,如何吃醉去睡,如何响,如何捆了人,如何扭到官,如何坐进牢,细细的说了一遍。云老太太听了此言,唬得目瞪口呆,道:“有这等事?分明是又中了刁虎之计了!只是老太爷不在家,谁人相救?”苍头哭道:“可怜我家小主人,实指望来救老爷,如何反送了性命!太夫人不救,则小主人死无葬身之地了!”说罢伏地而哭。太太道:“你不要哭悲,待老身想法。”

    正在仓惶,忽见安童前来禀道:“今有元太爷到了,前来请安。”太太听了,道:“来得甚好,快请相见!”不一刻元知府来到后堂,向云太大道:“师母请上,待门生拜见。”太太道:“岂敢!请坐罢。”元知府遂行了常礼。礼毕,茶过三巡,太太道:“老身正欲来奉请,贤契来得甚好。闻得刁虎那厮和不肖云文,不知怎样昨日引诱小婿钟山玉到他庄上宿娼饮酒,却将人命陷害他的性命。如今发在贤契贵衙定案,诸事要仰仗大力伸曳才好。”那元知府听得太太说钟山玉是他的女婿,吃了一惊,想道:“其中必有缘故!”忙打一恭道:“请问师母,师妹是几时完姻的?门生也未来恭贺。”太太道:“尚未完姻。”遂将如何定亲,如何被害分别,如何刁虎来谋,如何在桃花店抢去,如何夺回,如何隐去的实话说了一遍。元知府道:“原来有许多委曲,门生那里知道!如今告在门生衙中,门生只好从宽审断,那从前的事,只好等我老师回来再作道理。只是上司衙门要师母用力,门生无不周全的道理。”

    正在谈论,却好文翰林在城外听了这个消息,慌忙打轿到云府来讨音信,正遇元知府在那里说话,文正遂行礼坐下,动问起来。老太太将前后诉了一遍。文翰林道:“定案自然要求老父台从宽,刁府中只须老夫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就是了。”太大听了大喜道:“好计!好计!”正是:计就南山擒猛虎,谋成北海捉蛟龙。

    当下三人商议已定,文翰林同元知府一同辞了云太太,各自回衙料理,不提。

    且言云老太太遂命家丁二人:“快请刁虎、张宾二人前来说话,要紧!要紧!”家丁分头去了。不一刻,刁虎与张宾二人齐到。见礼已毕,茶过三巡,太太头扎包头,手拿拐杖,怒容满面,问张宾道:“大人,我家小女好端端的许了钟姓,不想大人前来做媒与刁家,老身彼时不许,谁知刁虎他串同不肖,强娶了小女,这也罢了,怎么昨日又约了不肖,引诱我女婿钟山玉去饮酒宿娼,却把人命大事陷害他的性命,是何道理?我如今也不管你们杀人不杀人,你只把女儿还我,万事干休,不然,趁张大人在此.我与你面至去便了!”说罢,便立起身来抓住刁虎。刁虎唬得面如土色,道:“太太,你宽宽着些再讲。”那张宾便劝道:“太夫人息怒,如今木已成舟,不必说了,但令爱千金少不得改日本院送来拜见;那钟山玉之事,掌在本院身上,开活他便了,太太何必费心!”云太太道:“既然如此,便罢了。倘若要问我女婿的死罪,我少不得将从前之事草成一本,面见天子,那时休怪。”张宾、刁虎连声道:“是,是,是。”

    当下二人退出。刁虎道:“这事怎了?”张宾道:“你好呆!那云文与小钟为家产仇斗,你代他作甚的孽?只要自已事不要紧就好了,凭元知府怎生判断便了。”刁虎道:“也说得是。但是他日竟认真要起女儿来怎么处?”张宾道:“过些时你刻一张讣闻去,只说他女儿已经病故,岂不断了根了?”刁虎道:“妙计!妙计!”不言二人回去。

    再说云文假意哭哭啼啼,回到家中,指望将哥哥被害哭诉夫人,由母亲做主。不想太太早知其中就里,伺候现成,见云文进来,把嘴一歪,两处拥上,原先服侍小姐的几个丫头一齐上前,将云文揪住,捆倒在地。太太手执拐杖,喝道:“你做的好事!先害了妹子,如今又杀了自己哥哥,来害妹夫,天理何在?良心何在?”云文大叫道:“母亲,冤枉!冤枉!”太太也不由他分诉,打了几拐杖.吩咐丫鬟:“与我带到柴屋内锁了,不许放他出来!”正是:一朝打入囚笼内,若要行凶身不能。

    话说云文被他这些丫鬟―把揪住,用绳子插了双手,你扯我拉.送在后边柴房内,扣在柱子上,反锁了门去了。这云文急在一处,这且不表.再言元知府回到衙中,即刻升堂,带齐见证家属,当堂候审,到监提出钟山玉来,元知府问道:“钟山玉,本府方才去相验,已知备细,你细细从实供来,你得隐藏。”可怜钟山玉两泪交流,又诉了一遍,与前词一样。又道:“难生与死者无仇,何肯妄杀?与妓女无隐,焉能串通?求太爷详察。”元知府道:“但人虽不是你杀的,尸到现在房内,况且夜深酗酒,醉后宿娼,也有大过。如今本府将相验的形图与你的口供申详上宪,看你的造化如何。”遂定成疑案,叠成军罪的文书,先详刑部。张宾是受过云太太的气的,遂批转施行。到府中,元知府见了,好不欢喜,遂在三堂提钟山玉来,当面吩咐道:“如今上拟军罪,发到河南为军。”遂点了长解,限三日起行。给了文书,又赏了路费。

    钟山玉谢了,同解子出来,道:“大哥,我同你到云府走走如何?”解子道:“使得。”遂出城来到了落贤庄,见了云太太,大哭一场,拜别而行。太太送了百金路费,赏了解子二十两银子,备席饯行。

    那日山玉起身,带了苍头同解子,哭辞太太,上路而行。不上半月,到了一个去处:地名两界山.只见那冈岭巍巍、崎岖险裂,三人害怕。正行走之间,猛听得一派锣声,跳出一班强盗,大喝一声:“留下买路钱来!”便一拥而上。山玉唬倒在地,解子和苍头来迎,早被杀死在地,便转身来杀山玉。这一回有分教,且听下回使见.平空追出英雄汉,云里飞来救命星。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大明奇侠传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奇侠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奇侠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奇侠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